亚太AG厅

中国新闻网

发布时间:2020-11-26 06:59:31

亚太AG厅  两天后,刘璝还没有回到阆中大营,庞统却已经在汉中得到了消息。第七十八章 影响  “陈到小儿,东莱太史慈在此!还不快快投降!”江岸之上,一员大将顶盔贯甲,冷笑着看向陈到:“看看这是何人!”

  刘璝此刻才恍然惊觉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被这个连自己人都不是的庞统排挤出决策层。   心中一动,刘璋突然间仿佛明白了什么,不可思议的看向孟达道:“你本就是吕布的人!?”   如果不破蜀中,这就是一个死局,唯有拿下蜀中,三大诸侯才能并存,齐心协力来与吕布形成南北抗衡的格局,所以,蜀中再难,也要拿下,而且吕布既然已经动手,也就代表着诸葛亮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卷土重来。   “是荆州的楼船。”一名将士认出了船上的旗帜,面色一沉:“快去通知吕将军!”   一群人默默地退出了议事厅,只留下刘璋独自一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无神的看着殿外。   看着议事厅中,一个个眼观鼻,鼻观心的臣子,刘璋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:“说话啊!为何刘璝会出现在叛军之中?啊?你们一个个平日里自诩足智多谋,现在怎么了?”   在陈到的带动下,倒是挽回一些颓势,船只顺流而下,甚至救出了几条船,加入了他们撤退的队伍,而江东水军似乎知道对方的目的,也没有强逼,只是不紧不慢的缀在他们后面,收拾着战果,一旦有人掉队,这些江东水军就会如同恶虎一般扑上来,顷刻间将掉队的船只吞下。   “喏!”跪在地上的夜鹰卫闻言身体一颤,再次向夜鹰拜倒。

  随即皱眉道:“那为什么会确定是刘璝?”   “老爷,马已经准备好了。”管家来到房间外,听着里面低沉的咆哮声,有些胆颤道。   “嗯,家父最近身体不适,妾身明日想回娘家一趟。”美妇有些为难的看向刘璝,毕竟自己夫君久在军中,难得回来,自己却不能够陪伴左右,心中有些愧疚。   吕蒙微微侧头,箭簇破空带起的劲风卷其他的长发,身后一名偏将被对方一箭射穿了喉咙,也是陈到一路开弓,到现在已经是气力不及,否则的话,以他的本事,这么近的距离射箭,吕蒙断无幸理。   寒芒亮起,血光迸溅,虎卫统领到死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究竟是何许人,不过看那胳膊,应该是个女人吧?   “那你待如何?”人群中,突然响起一声闷哼,众人回头看去,却见张任披盔带甲,手持长枪,在几名士卒警惕的看管下,缓步上前,一股浓浓的压迫感散发出来,让周围一群世家不由自主的退开几步。   “此人与我等并非一条心,留之无用,甚至日后还会坏事。”法正摇了摇头,淡漠道。   “周瑜一死,这所谓的联盟也就成了一个笑话。”吕布敲了敲桌子,看向贾诩笑道:“文和,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?”

  次日一早,对面大营中的战鼓声再度响起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庞德开始督促那些西域胡兵上城,只是想象中的攻城并未开始,听着对方军营中那杂乱无章的战鼓声,庞德面色顿时一变:“不对,来人,开城门!”   “若将军愿意,可愿随军出征,平定益州?”吕征微笑道,并未强迫,说话做事,虽有威仪,却不同于吕布,让人有种如沐春风之感。   “事急从权,如今既然要用张任,说不得,当用一些手段。”法正微笑道。   “大哥,末将有负重托!”关羽苦涩的跪倒在刘备身前,他又一次攻城失败。   “这……”魏延不说话了,良久才闷声道:“那又能如何?”   当魏延依照当时庞统的交代,受到信息之后,带着六千精兵押送着汉中的粮草抵达阆中的时候,得到了阆中大营全营将士最热情的欢迎,让魏延感觉有些不真实,不会有诈吧?   “或许大家不知道,刘璝将军那点利润,若在关中世家来说,哪怕与刘璝将军家事相若,但千万大钱,一年便可以赚出来,只要有我关中官府颁发的旗帜,丝路之上,便是最凶恶的盗贼也要敬而远之,利润至少可以高出一倍,而且不必偷偷摸摸的来。”庞统微笑着将其中的利润数据化了一遍。   “绑了!”刘璝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怒吼连连的张任一眼,早有几名战士上前,片刻后,便将张任五花大绑起来。

  “将军!”几名迎上来的将领连忙上前搀扶,却被刘璝一把推开,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,刘璝表情沉重的径直走向张任的营帐。   很快,庞统在一名军侯的带领下进入了大帐,此刻,大帐之中,整个阆中大营的将领几乎都到了,上百人目光聚焦在庞统身上,随后挪开一些,这庞统的长相对于第一次见他的人来说,还真的需要一些心理准备的时间。   “当啷~”   “多谢将军好意。”刘璋点点头,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之前收拢的财富他是不能带走的,也只有招呼了家人妻子,便要上路。   “是荆州的楼船。”一名将士认出了船上的旗帜,面色一沉:“快去通知吕将军!”   该说不愧是吕布的儿子吗?   张任面色有些阴沉,尤其是刘璝最后说的那些话,这是要煽动造反呢!   “呵~”刘璋无奈的笑了起来,外面响起了喊杀声,虽然民心所向,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批人选择了反抗,哪怕这份反抗,在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
网站地图
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Copyright © 1997-2019 by all rights reserved